额滴神啊

有一种友情叫做,海绵宝宝和派大星

野兽现在变得好变态啊……越来越沙雕了


【鑫逸】野兽出逃(23)

  凌晨三点,敖子逸警惕地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一切,包括搂着他的那个人,敖子逸发现他和丁程鑫浑身赤裸的,他想回忆昨晚做的一切,可是一想敖子逸的头就痛,索性就不回忆了。


  敖子逸把地下的衣服捡起来,穿起来,敖子逸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把手枪,指着丁程鑫的太阳穴说:“丁程鑫,有的时候,一旦错过便是一生。 再次遇见,可有来生啊?我马上就要走了,我的计划任务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当全部人都怀疑我的时候,你会相信我吧?”


  “还有丁程鑫,我们这些人越渴望什么就越容易被什么蒙上眼睛,束住手脚也就有了软肋,可是我的软助因为肉体所以才变成了你。”


  “要不来生我们在一起呗?我也觉得我还娇气哦!再见,再也不见。”


  “嘭!”


  丁程鑫马上睁开眼睛,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敖子逸,摸着敖子逸温柔的脸笑了笑说:“子逸,他已经死了,我们该起床了。”


  听到这句话,地上的敖子逸马上睁开了眼睛说:“啊~困死了,继续睡吧!鑫鑫”


  丁程鑫笑了笑说:“杀个人,有必要那么麻烦吗?而且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是”


  “哦”


  马上,丁程鑫和敖子逸又进入了梦想,窗外躺着一具尸体,血水蔓延了那片草地,看的让人触目惊心,看的让人瑟瑟发抖。


  餐厅里,李天泽马嘉祺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不是李天泽不走,而是马嘉祺不走,李天泽看着马嘉祺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走?”


  “你想什么时候走?”


  “现在立刻马上就走!”


  “为什么啊?李天泽”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啊?李天泽”


  “……”


  “为什么啊?李天泽”


  李天泽看着马嘉祺的眼睛慢慢的变成了冷漠疏远,他重来不喜欢这样的人,哪怕是马嘉祺。马嘉祺微笑的看向李天泽说:“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看来,你根本没有资格和他比。”李天泽看着马嘉祺,眼里是止不住的怒火。


  马嘉祺把李天泽拉到食堂的顶楼


  李天泽咬着牙说:“马嘉祺,那么多年了,你依然没有忘记向南,我忍,你对我爱理不理,我忍,你把我当透明的,我也忍,可是你凭什么来说我没有资格和他比?”


  “你有资格吗?”


  “我没有吗?”


  “你没有”


  李天泽流下一行眼里说:“马嘉祺,我问你,你在乎过我吗?我抽烟我喝酒你在乎吗?我大笑我痛哭你在乎吗?我脆弱我逞强你在乎吗?我发烧我胃痛你在乎吗?我通宵我失踪你在乎吗?我委屈我心痛你在乎吗?!我难过我不安你在乎吗?我恐惧我绝望你在乎吗?!我变坏我被打你在乎吗?我身败名裂我众叛亲离你在乎吗?!我的所作所为你在乎吗?在乎吗?在乎吗?!”


  “我在乎啊!”李天泽仰望天空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就是,你马嘉祺爱过我李天泽!”

  “我伤的你那么痛吗?”


  “对,很痛,心好痛啊!心痛最可怕,为什么? 撕心裂肺的痛,直到承受不了,心就碎了。 然后当你可笑的认为不会再痛了,他的一句话再把你的心撕裂。 止不住,痛不欲生。”

  “对不起”


  说罢,马嘉祺上前搂过李天泽,吻上了他的嘴唇。


【全员】侦探组(2)

  →感谢支持


  


  


  “是”


  待蔡徐坤他们走后,丁泽仁回头看了看电脑桌,感觉有什么东西他忘了看,丁泽仁也相信自己的记忆,也就没什么太多顾虑了。


  学校……


  “警官你们总算来了,我们学校是真的没有什么啊!但这件事我们都是很意外的,为了保护我们学校的名声求你们了一定要全力以赴帮助我们啊!我们还有赚钱了……”一位姓赖的校长唧唧歪歪说了一大堆,听了黄明昊有点不耐烦了,范丞丞抱着黄明昊对赖校长说:“闭嘴,不要说太多没用的,我们知道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只要你们能解决,钱绝对不是问题,反正大家都一样,是为了钱嘛!嘿嘿”


  “走”听到这句话,蔡徐坤也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说。


  到了女生宿舍,蔡徐坤他们闻不下去了,可以说除了蔡徐坤和周彦辰其余人都干呕了起来。


  “呕!这是什么鬼啊?那么重的血腥味,你们是不打开窗户吗?直接封闭了这里?很恶心的好不好?”朱正廷扶着墙艰难的说


  而赖校长已经是一脸“狡猾”的说:“你们不是警察吗?这样的场景没有见过吗?”


  “那你的意思是你经常见喽?”周彦辰扶着一旁的丁泽仁,看向赖校长说


  “当……不是不是,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出去,我们自己查”


  “好好好”


  赖校长走出门,看着蔡徐坤他们的背影吐了一口口水说:“呸!什么狗屁警察,有什么好神气的?要不是为了钱,这些人都会死!你们也别想活!”


  说完,就一脸“得意”的走了,嘴里还叼着一根烟,耳力极好的周彦辰自然听到了赖校长的话,看向蔡徐坤说:“他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种人会没有秘密吗?不可能的。”黄明昊不屑的说


  周彦辰摇摇头继续说:“不,这不一样,他说这些人死是为了钱,我觉得这所学校不一定只是过一次人”


  “你的意思……”


  “是,我一定可以确定,这学校死过很多人,而且几乎是每天都会死一些人,但原因我们依旧不知道是什么。”


  蔡徐坤轻笑道:“不知道,才能跟他演戏对吧?看一看我们有没有当演员的天赋喽!”


【全员】侦探组(1)

  →悬疑文


  →各cp已经在一起了


  


  


  “昊昊!起床啦!我们要迟到了哦!”范丞丞刷着牙,小跑到黄明昊旁边,轻轻敲了敲黄明昊的头。


  黄明昊嫌弃地推开范丞丞的手说:“那么早,你确定吗?丞丞,我像你保证他们现在一定闲着没事干……啊~”


  “不管了,昊昊洗脸刷牙,Come together!”


  “傻子”


  “也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傻子哦!”


  黄明昊和范丞丞坐上跑车就Gallop了,到了警察局黄明昊一倒就倒在了沙发,范丞丞把黄明昊抱进怀里,揉了揉黄明昊的头发,直到黄明昊被范丞丞揉的不耐烦了。


  范丞丞环顾四周看向旁边冲咖啡的朱正廷说:“老大和其他人呢?”


  “他们去解决案子了。”


  黄明昊睁开眼睛看向朱正廷挑眉说:“那你怎么不跟着坤坤哥去啊?”


  “他不让我去啊!你以为我不想啊?”


  范丞丞问:“为什么?”


  “It is too dangerous.”朱正廷一边和咖啡一边回答范丞丞和黄明昊的问题,黄明昊翻着白眼说:“Then why do you have nothing to do?”


  “You care about me”


  “切~”


  过了三小时,蔡徐坤他们终于回来了,看到蔡徐坤朱正廷飞奔了过去说:“终于回来了坤坤,你们去了整整三天哎!我们好无聊,有没有受伤?”


  蔡徐坤拍了拍朱正廷的背,示意他放心,旁边的周锐说:“你们是不是忘了我们的存在啊?还是你们嫌你们撒的狗粮还不够多?”


  “不够”


  蔡徐坤放下朱正廷看向丁泽仁说:“泽仁,新案情,告诉一下我们。”


  “好”


  丁泽仁走到电脑桌上,打开文件对蔡徐坤他们说:“一所高中学校死亡九人一人受伤,原因不知道,死亡报告没有,验尸报告没有,上头说让我们自己解决,还有他们班主任是性侵犯,语文老师还有是恋童癖。”


  “靠!就这一定资料查什么啊?一点也不负责任,自己没有就让我们自己做,不要脸。”小鬼满脸不屑的说。


  “不要抱怨了,范丞丞黄明昊李希侃毕雯珺我正廷丁泽仁周彦辰一队调查死者的家属,其他人调查死者朋友,快点行动!”


【鑫逸】野兽出逃(22)

  →QQ群号:941225750


  →可能22多会发车,有可能明天晚上才发


  →野兽会开车了


  


  


  到了食堂,丁程鑫他们已经吃了一半了,不过……他们似乎多了几个人,陈泗旭张真源和索亚,丁程鑫看到敖子逸微微一笑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敖子逸觉得这样的丁程鑫一定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敖子逸拉着刘耀文来到了他们的旁边,当丁程鑫发现敖子逸旁边的刘耀文时,丁程鑫的脸慢慢的阴沉下来。


  “他生气了,你先走吧!”敖子逸小声的说


  “嗯”刘耀文小幅度的点点头


  虽然只是普通的对话,但是在外人面前却是无比的亲密,刘耀文对着丁程鑫他们点点头便走了,等刘耀文走后,丁程鑫一把扯过敖子逸让坐在他旁边。


  待敖子逸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丁程鑫牢牢地紧箍在身边,丁程鑫把头埋在敖子逸的颈窝里猛吸了一口属于敖子逸身上的柚子味。


  “喲!咋地啦?吃醋了?”张真源调侃道


  丁程鑫给了一个张真源白眼后说:“你眼瞎啊?”


  “好好好,随便你”


  敖子逸现在又被丁程鑫抱在怀里,现在敖子逸有种说不出来的尴尬,在那么多人面前那么亲密真的好吗?但是他对丁程鑫没有抵抗力。


  敖子逸抬着头睁着又大又亮的眼睛说:“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丁程鑫低下头咬住敖子逸的耳垂低声回答道:“那刚才你和刘耀文知不知道在我眼前很亲密啊?”


  “我……没有,可这样我真的吃不了饭啊!”


  “没关系,等会我喂你,怎么样?”


  “不要”


  “不是你说的算哦!”


  马嘉祺看着对面的两人,嫌弃地摇摇头,简直没眼看啊!看了看旁边的李天泽,握住他的手,而李天泽只是用另一只手帮马嘉祺夹了一个鸡腿就没什么动作了。


  马嘉祺自讨没趣,就继续看热闹了,突然,一个不速之来了三楼的食堂。


  “小鑫鑫~好久不见哦!”大家转过头来一看是Cherub,Cherub慢慢地走了过来。


  摸上丁程鑫旁边的杯子,Cherub看到丁程鑫怀里的敖子逸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啊?”


  “有什么好解释的呢?”丁程鑫说


  “丁程鑫,我要喝水~”软绵绵的撒娇,让丁程鑫有点无奈,把自己的杯子里的水给怀里的人喝,敖子逸一口气就把丁程鑫杯子里的水。


  Cherub眼里闪过一丝恐慌,看到敖子逸把水喝下去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敖子逸喝完水之后,就一直抓着丁程鑫的衣服不放,身体也异常的发热。


 “丁程鑫跟敖子逸回你房间吧!”马嘉祺好心的提醒。

  “为什么?”丁程鑫不解


  “他被Cherub喂了那个……”


  丁程鑫低头看向敖子逸,果真,现在的敖子逸真的有点不正常,马上,丁程鑫就抱着敖子逸回到了房间。

  


已经把车都码好了,我该怎么办啊?建个QQ群,方便把车都发在那里,现在能发就发,反正已经码好了。


【鑫逸】野兽出逃(21)

  →该码车了


  


  


  监狱长慢慢地走下来,看着敖子逸说:“好久不见吗?知道要做操还那么晚?胆肥了是不是!”监狱长的最后一句话差不多是吼出来的。


  敖子逸没有理会儿监狱长,和刘耀文扶起宋亚轩去医务室,临走前敖子逸给了监狱长一枪,左小腿。


  监狱长摸着自己的伤口,旁边的小狱警已经跑过去扶起监狱长查询伤口的样子,严不严重。


  “子……子逸哥,还好你来了咳……要、要不然……我要……被打死了咳咳……”宋亚轩虚弱的说。


  “闭嘴”敖子逸温怒的口气,让宋亚轩心情好多了。


  “怎么?被打了竟然还那么开心,要不要我雪上加霜啊?”刘耀文“温柔”的说


  “不了不了……我错了。”


  “敖子逸”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倾入到敖子逸的耳朵里,敖子逸回头,果真,是那个厚脸皮的丁程鑫,可是心里却有点高兴,这……算什么,我很高兴吗?


  倔强的敖子逸,没打算理丁程鑫,现在宋亚轩最重要,丁程鑫慢悠悠的说:“下午,食堂三楼,我知道你会来的。”


  说完,丁程鑫就走了,听到丁程鑫“势在必得”的语气,刘耀文皱着眉看向敖子逸说:“你会去吗?”


  “会”


  “我陪你”


  “不需要”


  “我陪你”


  “随便”


  宋亚轩呆愣的看向刘耀文和敖子逸,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吃一顿饭那么多事?


  敖子逸看向刘耀文补一句说:“不要在我们的旁边,他不高兴我也没辙。”


  刘耀文微微挑眉说:“这么了解他啊?对他有意思?别忘了你……”


  “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不需要你给我当人生导师。”


  “好,我不管你。”


  宋亚轩不明白的问:“你们在说什么啊?”刘耀文微微瞥他一眼,没说什么,而敖子逸只是专心的帮宋亚轩擦药。


  看到气氛有点冷,宋亚轩打了一个哆嗦,便安静的任敖子逸随意的给他擦药。


 过了一会,宋亚轩终于忍不住了小声说:“子逸哥,你、你你不会擦药啊?别人擦药要钱,你擦药有命啊,啊!”


  宋亚轩刚说完,敖子逸一掌拍在了宋亚轩的伤口上,宋亚轩马上闭嘴了。


  “时间到了,刘耀文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吗?那就走吧!”


  “嗯,亚轩你在这好好的呆着,我们先走了。”


  “好……”


  等敖子逸和刘耀文走后,宋亚轩摸了摸自己脸上和脚上的伤口,阴森的一笑说:“现在我被你们打,之后有你们好看的。”


  嘘,你不觉得越来越有趣了吗?这个监狱好好玩啊!跟灵异世界差不多,不,这就是灵异世界,安静点,你吵到他们了。


【文轩】狂欢之夜

  →一辆车的前文


  


  


  宋亚轩喜欢喝酒,是哪种喜欢呢?像鱼离不开水,像月亮离不开星星,像树离不开根,像宋亚轩离不开刘耀文……


  “放学去嗨吗?”周嘉碰了碰写作业的宋亚轩。


  “去!必须去,记得多带几个人,才能更嗨皮!”


  下午放学……


  写完作业的刘耀文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18:58了那么晚的吗?抬头看向正在打扫卫生的米轩离对着她说:“我先走了,拜拜!”


  “等等!”


  米轩离叫住刘耀文,随手把扫把扔掉,走到自己的座位旁从书包里拿出两张电影票,走向刘耀文。


  这不是最近很火的爱情电影吗?眼力极好的刘耀文看到了米轩离手里的电影票电影主题。


  “不介意陪我看一场电影吧?”


  “你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谁?”


  “周、周周嘉啊……”


  “呵!他?我们没戏了,不过你别想歪了,我不是喜欢你,我就想像朋友一样和你看一场电影,总不能把这两张电影票扔掉?”


  刘耀文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米轩离,看完电影,刘耀文和米轩离坐在一棵树上,吃着手里的老冰棍,聊点小事,看着日落。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日落那么晚才下,好像是在给某个一人留着宝贵的时间。


  刘耀文看着米轩离的侧脸说:“你和周嘉为什么分手啊?”


  “移情别恋”


  “哦……”


  突然,米轩离问刘耀文说:“你有没有对一个人特别的上心,他的一举一动你都特别的在意?恨不得把他囚禁起来只顾自己欣赏?”


  “我……有”


  “宋亚轩对吧?”


  “你……”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因为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


  “哈哈哈哈哈”


  米轩离看了看刘耀文我的表说:“时间不早了,NE酒吧,刘耀文去见你想见的人吧。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趁繁花还未开至荼蘼,趁现在还年轻,还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还能诉说很深很深的思念,趁世界还不那么拥挤,趁飞机还没有起飞,趁现在自己的双手还能拥抱彼此,趁我们还有呼吸。”


  “谢谢”


【鑫逸】野兽出逃(20)

  丁程鑫没有想到敖子逸能那么的干脆利落的答应自己,差异的看向敖子逸,而后者只是微微一笑说:“当做补偿喽!”


  “嗯,成交!”


  “哎!饿了吗?吃饭去吧?”


  敖子逸敲了一下丁程鑫的脑袋说:“吃什么饭?现在才凌晨三点,ok?”


  丁程鑫看了一下敖子逸手腕上的表,果真还那么早食堂肯定不会开门的。


  “那我就先走了哦!拜拜!”丁程鑫匆匆的告完别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敖子逸摸了摸自己发烫的额头,又发烧了,好累……敖子逸从小身体就不好,发烧也是正常的,但是,一发烧敖子逸就没有什么食欲,可敖子逸却有胃病也不能不吃啊!


  敖子逸躺在床上,慢慢的睡着了,一觉就睡到了中午,昏昏沉沉的起了床。


  “咚咚咚”


  敖子逸看了门,看到是黄豆芽说:“你怎么来了?”


  “你发烧了,我们宿舍有感冒药,我给你拿。”黄豆芽没有回答敖子逸的问题,而是看到敖子逸发烧了马上去抽屉里拿感冒药倒了一杯温水。


  敖子逸吃了药,看向黄豆芽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唉……你惹麻烦了”


  “什么麻烦?”


  “你记得我们每天早上都需要做操吗?”


  “嗯”


  “今天你不是感冒了吗……”


  说到一半黄豆芽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怎么向敖子逸解释,看到敖子逸的眼神,黄豆芽的脸低的跟低了,敖子逸受不了了说:“你到底有什么事?没事就不要打扰我,我最不喜欢别人打扰我,哪怕是我最亲的人。”


  黄豆芽有点惊慌失措的说:“我们监狱长是个强迫症,不允许有任何人迟到处了顶王,其余人杀无赦的……我们ABC楼犯子顶王狱警和监狱长都等你了,我是偷偷上来的,还有……宋亚轩……为、为你挡了一枪,快点……”


  黄豆芽话还没有说完敖子逸就走了,黄豆芽急忙跟过去,敖子逸脚步沉重的下了楼,看到的就是被狱警围殴的宋亚轩和看热闹的每一个人,包括丁程鑫。


  敖子逸跑过去,拿出藏了很久的手枪,举起来给了宋亚轩旁边的人几枪,看到解救的宋亚轩,刘耀文马上跑过去把手中的药箱打开给宋亚轩包扎伤口。


  看到敖子逸来了,一位A楼的大汉走过来,举起拳头。


  “砰!”


  敖子逸毫不犹豫的给了那个大汉一枪,在众人的目光下,敖子逸一步一步的走向宋亚轩蹲下身检查宋亚轩的伤口。


  “你帮我挡了那么多枪,该我为你报仇了。”敖子逸对着宋亚轩喃喃自语。